山花烂漫

黎柱成不仅是传统的固守者,更是传统的建设者。他的花鸟作品重在学养,画中的点、线、墨、色都以情调、韵致见长,保持着源于自然体验与感受而来的生动与风骨,体现出传统绘画对画家的艺术滋养和陶冶。当他敏感地发现传统的语言图式已不能满足现代人的审美需求时,他果断地走进生活、走进自然,大胆地将山水的技法表现、色彩的冷暖处理、光影的明暗变化以及平面构成的现代理念引进他的花鸟世界。他善于在二维平面上展现三维空间,画面边角适度的留白更是强化了空间的纵深感。他笔下的红棉、芭蕉、夹竹桃、荷花似乎都是在山坡、丘陵、溪涧之间生长出来的,又或者说它们自身已经与山坡、丘陵、溪涧融为一体,不分彼此了。可以说,黎柱成在其花鸟画中蕴含的感情是复杂的,他既欣赏传统花鸟画中的笔情墨意与美学观念,又敏锐地意识到要在当今社会开放的氛围中不断开拓新的视野与境界;他既要走出书斋,直面这天真可爱的天地神灵,又要在自我的创作中融入自己的情感,抒情喻志。他为他的花鸟画注入新的生命,打破折枝的格局,产生弥漫于画面的张力与生机,又要与传统的文化精神相接通。这使得他的水墨作品避免了轻飘的质感,在某种程度上具备了油画厚重的品格,彩墨笔运味,两得相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