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甫像

在此《杜甫像》中,傅抱石选择了杜甫“新松恨不高千尺,恶竹应须斩万竿”的诗句作题,在构图上突出了“新松”的挺拔茁壮与无限生机,将“恶竹”摒于画外,契合“须斩”之意。诗人形象为侧前位,头微仰,面呈关注欣喜之色。作品构思精到,意境深远,从中可见画家雄远劲健的艺术风格。《李太白像》和《杜甫像》,是傅抱石创作的精品画作。前者取“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诗意;后者取“新松恨不高千尺,恶竹应须斩万竿”诗意。前者突出李白旷世独立的人格魅力,后者突出杜甫愤世嫉俗的高尚情怀。在傅氏的精神世界里,李、杜的影子同时存在着。